土地流转确权前应重新调整分配制度 近2成环保组织空壳化

足球直播 编辑:http://www.geili8.net 时间:17/07/13阅读:

图为哈明江代表。

  昨日,第三届广东省环保社会组织年会在广州举办,其中首次发布了全省范围内的环保组织调研报告。报告中提出,有近两成环境研究类环保组织两年内无举办过任何活动,呈现“空壳化”。

  据悉,本次年会由广东省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联合中山大学中国公益慈善研究院共同发起主办、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珠江项目中心、广东省环保基金会、广东省环保产业协会、广东省环境科学学会、广东省环境教育促进会等共同主办。

    □本报记者朱宁宁文/图

    连续12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锁定“三农”。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围绕现代农业、农民增收、新农村建设、农村改革、农村法治五个部分展开。其中明确指出,对土地等资源性资产,重点是抓紧抓实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扩大整省推进试点范围,总体上要确地到户,从严掌握确权确股不确地的范围。

    作为一直以来备受市场关注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和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无疑成为农村工作的重中之重。如何在改革过程中确保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结合基层实际情况,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献县淮镇中街村党支部书记哈明江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农村土地确权流转之前,应该先调整现有的土地承包制度,重新对土地进行分配,在此基础上再进行确权工作,这样才能让广大农民真正共享到公平合理的改革红利。

    “农民最关心的还是土地问题,这是农民的根。现在农村存在的问题主要就是土地问题,土地问题引发的矛盾会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给一些家庭带来很大的不和谐。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尤其是会影响到下一步农村土地改革深化。”哈明江对记者介绍,现行农村土地承包分配制度已经执行了30多年,这么多年以来,绝大部分的村没有进行调整,现在没有分到土地的人,已经占农业总人口的45%,基本没有任何变动,但是农村人口的变动是相当大的。“以我所在的村为例,自从1982年分完土地之后,就一直延续至今,村里32岁以下的年轻人因为出生时没有赶上分地,现在手里就都没地,现在这批孩子也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但他们的孩子还是没有地可分。”哈明江说。

    哈明江掰着手指头开始跟记者算了起来。比如,当初分了地的夫妻两人,婚后一般平均都有两个儿子,再娶两个儿媳妇,再平均生两个孩子,这就是10口人,但这10口人,只有爷爷奶奶两个人有地。这样一来,再受一些旧俗的影响以及个人原因,由于分配不均,很容易引发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与此同时,当年分地时有些农民家里的人口很多,尤其是有很多女儿的,当时也都按照政策分了地,之后由于远嫁或者其他原因,人如今已经不在村里了,这就出现了土地没有人种的情况,但是统一流转之后,这部分人肯定还会享受到很多权益。这也会出现不公平的情况。

    “前几年经济形势还算可以的时候,这些没有地的农民通过外出打工,收入还是不错的。但现在经济形势不太好,打工越来越难,很多人又重新回到了村里,他们对土地的渴望度也越来越高。但是没有地,怎么办?现在很多地方就出现了家庭中的儿女都争老人那点地的矛盾,这种情况非常严重。”身为人大代表的哈明江忧心忡忡。

    没地的人想种地却没有,有地的人没有能力种。很多农民为此不断找到村干部反映问题,矛盾也愈发激化,但是村干部也束手无策。“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再过20年,我国农业人口接近80%的人无地可种。也就是说,土地掌握在20%的老年人手中,他们既不能种地,也没法分配,这样会给他的家庭带来很大的矛盾。所以,这次我来开会之前,好几个村支部书记都跟我反复叮嘱,到北京一定要把这个问题反映出来。”哈明江说。

    其实,对于土地承包问题,哈明江一直在不断提出建议。“但是农业部的答复我不满意。”哈明江告诉记者,当时给他的回复中,农业部相关部门对这个问题提出了几个解决方案:对于没有地的这些人,首先用预留土地给予补充,如果没有预留地可分,那就用办企业等方式解决这部分人的就业问题,如果就业也解决不了,那就通过吃低保来予以救济。

    “但问题是,现实中有一些村根本不存在预留土地,自己办企业解决就业对有些村来说也是没有能力办到的。至于吃低保,更加不现实。因为无地可种的年轻人根本不符合民政部吃低保的要求。尤其是2013年还集中清理了一次低保,条件更加严苛,必须要达到条件才能享受。让没有地的40%人去吃低保,显然是不可能。”哈明江说。

    哈明江之所以现在如此心急这个问题是有原因的。“现在土地确权工作马上要全面展开,农村改革进入了深层次的另一个阶段。确权跟分配还不一样,不管是搞大规模的土地流转,还是搞集体耕作,确权都是好事。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俗话说百人百味,有村民的想法与其他人不一致,他就是不想参与土地流转,现在实际当中已经出现了这样的苗头,一些手里有地的村民明确表示不想参与流转,哪怕地就放在那里不动。对这种土地进行确权,对土地流转根本起不到应有的保障和促进作用。”

    针对土地确权和土地流转,去年哈明江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参与了调研活动,去了几个国家级、省级、市级的试点村。“由于确权之后将会影响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生存发展,所以大家都很重视。可以说,现在国家对这方面工作的投入是相当大的,一亩地的确权费用,多的高达130多元,低的也有80多元。所以,不能让这部分投入看不到实效,一定要把确权工作做好,真正为土地流转打下好的基础。但是确权之前,如果不进行土地的重新分配,那么现在农村中无地农民的权益就没法保障,生存就会成问题,进而会影响整个社会的稳定和发展。现在我们有8亿多的农民,如果现行的土地分配政策不作调整,那么再过20年,将有80%的农民没有土地。”哈明江说。

  调研显示,在环境学会、研究类的环保组织中,有18.8%的组织在2014年、2015年两年内都从来没有开展过任何活动,这也凸显了环保组织“空壳化”的问题。“对于一些空壳组织,可以资源整合实施撤销或合并”,中山大学中国公益慈善研究院博士胡小军表示,应该充分利用教育、环保、社会等各类的专家学术资源等,来加强对广东环境保护的研究。

  胡小军建议说,对于目前的环保基金会,其实更应该做纯粹的募集和赞助平台,即:专门募集环保资金,赞助其他环保组织的具体活动;而不是募集资金,然后自己来做项目——这样有利于环保组织的分工专业化。

    为了解决目前这一突出矛盾,哈明江建议,按照农村现有的合法人口,即符合国家计生政策的合法人口,不包括超生等的人口,都可以重新参与土地的分配,除此之外都不享有这个资格。在此基础之上,把土地按照人口数进行平均分配。

  草根环保组织迅速增加 广深佛最多

  年会上,对草根环保组织的调查结果显示,广东草根环保组织自从2011年后呈现迅速增长的趋势,其中以广深佛三个城市最多,分别占调查总数的29.6%、25.9%和13%。据悉,其中有六成多的环保组织有正式注册登记,剩下的三成多没有注册,大多挂靠在各地环保部门的环保志愿者服务队,主要开展垃圾分类、河流污染防治、滨海湿地保护、鸟类保护、海洋保护以及低碳节能等方面的工作。(记者杜娟 通讯员粤环宣)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体育投注,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geili8.net 新密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