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密新闻网 > 探索 > 正文

的哥不满乘车大学生说脏话 别让帮派习气嵌入公职系统

五湖四海全讯网 编辑:http://www.geili8.net 时间:17/10/09阅读:

  中国吉林网讯 记者 路丰源 19日上午,微博知名博主“长春西门大官人”发布一条名为“出租车司机投诉乘客摔车门”的消息,并附有投诉详情和相关视频,瞬间引起大量网民评论转发。

  根据内容显示,该名爆料司机声称,17日晚22时,在吉大一院有3男1女的学生乘客乘车前往长春理工大学东校区,因质疑4人聊天用语使用较为“肮脏”,便主动打断他们的对话,后又因质疑女学生下车重摔车门,随即产生争执,录下一段长约57秒的视频。

  可见,不同的称谓,会暗示不同的人际主张和工作关系。官场江湖习气,造成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利益共同体,再往前迈进一步,那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能相互抱团,不可相互拆台,而很多人更乐于通过称呼区分“山头”,划设“圈子”,寻找自己的“归属感”。

  广东省纪委昨天发通知称,当前部分党员干部受不良风气影响,把同事、同志间的称呼庸俗化,有的称领导“老板”“老大”,有的称下属“哥们”“兄弟”。通知要求一律不准使用此类称呼。

  为核实事情真相,中国吉林网记者观看了视频,并联系到该名司机。

  视频内容:的哥质疑女学生重摔车门

  视频拍摄于双方争执阶段。

  “对,理工东区的怎么了?”“你为什么评判我们?”虽然是晚间,光线较暗,但还是可以看见有一男生伸手阻止司机摄录视频。

  “你为什么摔我车门?”“理工东区的学生就这素质吗?”司机质疑。

  “你表达你的不满,我摔你车门是表达我的不满。”女学生在视频中大声对司机解释,摔车门是自己表达不满的一种情绪。

  但之后她又解释道:“我不是要故意摔你车门。”

  虽然双方的情绪都比较激动,但在视频的最后,还是有其中一位男学生对司机道了歉,“我们错了,对不起。”

  对话的哥:重摔车门前有起因

  爆料传出后,记者联系到该名王姓的哥。

  据他所述,4名学生当时并未饮酒,但在从吉大一院上车后,就开始不停的在说一些不符合大学生身份的话。

  “脏话特别多,尤其是很多不文明的用语,我实是在听不下去了”,的哥解释。当出租车由工农广场驶向人民大街时,自己看对方年纪轻轻,便询问了他们的大学年级,并在听到只是大三学生的答案后,自己随口说了一句:“你们学生唠的这是一些什么啊”,此后双方陷入沉默,再无交流。

  称呼很重要吗?

  正面来看,中央曾于1965年和2003年分别下通知要求“担任党内职务的所有人员一律称同志”。侧面来看,官场称呼主导的“应用语言学”不仅是当下的研究课题,更是一些公务员的“入门心经”。可见,称呼很重要。

  同志,曾经是内地全民皆宜的称呼,在党政机关内部更是如此。但是,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同志”慢慢淡出了,以致现在再喊同志竟会给人“不适”和“疏离”之感。在公职系统内,尽管议事规则和文件语言里仍以“同志”显示政治正确,私下里却已是“老大”“哥们”打成一片了。

  对于杜绝庸俗化的上下级关系表达,有人觉得“小题大做”或“表面文章”。不得不说,这种说法小瞧了“官场文化”的力道,设想一下,当突显私人关系的“昵称”在干部之间大行其道,怕就怕,大家久而久之真就进入了角色。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慢慢就默认了替领导“看家护院”的家丁角色,公职身份反而成了摆设,什么批评监督,什么工作分工,统统置于脑后。

  当“兄弟义气”和“长官意志”糅合,帮派习气也就嵌入了公职系统。这种情况下,集体议事等正常的工作制度很容易被“一言堂”取代。

  可见,不同的称谓,会暗示不同的人际主张和工作关系。官场江湖习气,造成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利益共同体,再往前迈进一步,那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能相互抱团,不可相互拆台,而很多人更乐于通过称呼区分“山头”,划设“圈子”,寻找自己的“归属感”。

  之后的“摔车门”举动,王师傅回忆:“到了理工东区之后,其他人已经下车了,但女孩特意把车门开到最大,‘哄’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这我才下去和他们理论。”

  至于为什么将视频发到网上,王师傅告诉记者:“情绪比较激动吧,我只说了那么一句话,没想到会闹的这么大,本身出租车行业就十分辛苦,也有很多人反感,但不能一竿子就打死一群人,我们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当然,改变畸形的上下级关系,称呼纠偏只是其中之一,而且“禁称老大”这种约束对隐秘的私下场合有多大管控力度也不好说。因此,领导和下属的合理关系,必须要由工作制度和制衡机制来确定。应该说,目前党政机关职能体系的科层制由来已久,这种架构体现了对执行力和效率的诉求,但也很容易形成自上而下的“单向流动”,使上下级之间本来的“分工不同”演变为“地位不平等”,“唯上”就是这么来的。

  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充分发挥既有的制衡作用,强化同级制约,畅通下级对上级的逆向监督反馈渠道,以合理的工作分工划定上下级“边界”。再就是,有必要借鉴现代行政理念中,组织架构的扁平化思维,让权力和信息在平行网络内共享互动,改变单一的“金字塔”权力模式,这样一来,即便一口一个“老大”的喊着,也得“公事公办”,而不至于公私混淆,是非不分。(本报评论员肖明君)

本文转载于幸运农场http://www.glpjhg.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友情链接

geili8.net 新密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