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密新闻网 > 探索 > 正文

广州市民雷闯再诉铁路部门 救助难度趋大

足球推荐 编辑:http://www.geili8.net 时间:17/09/11阅读:

雷闯出示自己购买的无座车票。图片来自网络

  上海7月3日电 (记者 韦柳)上海市救助管理站站长朱希峰3日表示,上海市近三年救助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数量约3万人次,“总体救助人数呈下降趋势,但救助难度却越来越大”。

  朱希峰表示,智力残缺人员无法表述身份住址、少数受助人员尤其是未成年人故意隐瞒个人信息等情况,给甄别查找增加了难度。

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出示的开庭传票。图片来自网络

  因火车站票与座票同价,乘客却无法享受同等服务,广州市民雷闯将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告上法庭。2月10日,该案获广州铁路运输法院立案,将于2015年4月28日开庭审理。

  “无座与硬座同票价不合理”

  近日,雷闯通过12306网站购得一张由武昌开往广州的Z35次无座火车票,票价为138.5元。2月4日晚,雷闯乘坐该趟火车前往广州,据他回忆,车程时长约10多个小时。

  雷闯查询铁路售票官网后发现,该趟列车硬座和无座的票价相同。他认为,无座和硬座的收费标准相同,乘客享受的座位服务却不同,“这明显不公平,也不合理。”

  雷闯称,铁路营运方凭借公共运输的垄断优势,将不提供座位的客运服务按提供座位服务的价格来出售, “他们在订立客运合同时已失公平。”

  2月5日,雷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四条向广州铁路运输法院递交起诉状,状告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对方以半价向其出售站票车票,退还多收取的票款,并承担该案件的案诉讼费用。

  曾以相同理由起诉被判败诉

  据了解,2014年年初,雷闯曾以相同理由起诉广深铁路营运部门。2014年3月,广州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宣判雷闯败诉。

  火车站票、坐票定价问题一直备受争议。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胡亚东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铁路部门发售无座车票,是为让更多旅客能够回家采取的一种方式,旅客可以自愿选择购买。

  胡亚东称,列车上的座位是流动的,旅客在一个站下车,站着的旅客就可以就座,不管是有座还是无座,铁路部门付出的运力成本是一样的。

  尽管在受助人群中,未成年人与老年人的占比整体不超过两成,但“流浪未成年人因家庭功能和社会支持的缺失造成了屡救屡返的现象”。

  今日,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向雷闯出示受理案件通知书,宣布立案审理该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根据传票通知,该案将于2015年4月28日上午9时开庭审理。(见习记者林斐然)

  朱希峰呼吁,流浪未成年人从“回家”到“回归”是一个跨地域、跨专业、跨部门的综合性问题,需强化家庭、学校、社会的共同责任,净化社会环境,发挥民间组织和志愿者作用,形成社会共识,凝聚社会力量织起“防护网”,才能有效防止或减少未成年人流浪现象。

  上海市救助管理站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受助流浪未成年人有1847人。“目前流浪儿童问题凸显,救助站除了为其提供‘吃穿住医行’外,还与上海市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通力合作聘用专职社工介入救助站工作,尝试在解决流浪原因的具体问题和实际操作上下功夫,力图减少流浪儿童重复流浪等现象。”朱希峰说。(完)

本文由阳光在线官网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geili8.net 新密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