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数年轻人用耳机音量超标 上海医学专家发现大脑发育早期形成的本能恐惧神经环路

十大博彩网 编辑:http://www.geili8.net 时间:17/06/10阅读:

  无论是在街头,还是在地铁里,随处可见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年轻人,他们也许并不知道,“听力杀手”就隐藏在自己耳边。昨天是全国“爱耳日”,专家提醒“耳机族”,在外部噪音超过60分贝的环境中,如果长时间使用耳机,听力将受到伤害。

  半数年轻人用耳机音量超标

  上海3月28日电 (陈静 杨静)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种对恐惧的条件反射是容易理解,其中的机制也是科学已可以清晰做出解释的,但也有一些恐惧仿佛来自本能,这些自然赋予的、不需要学习的对天敌或其他危险刺激产生的本能恐惧反应到底起于何时?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28日披露,该校解剖学与组织胚胎学系徐楠杰课题组与附属瑞金医院神经内科孙苏亚博士团队合作对此做出了解释。研究认为分子ephrin-B3引领神经元在大脑的海马与杏仁核间形成通路,人在出生后大脑发育早期就形成了本能恐惧的神经环路。他们在最新一期《自然通讯》(影响因子11.4)上发表了题为《Ephrin-B3在本能恐惧行为中协调适时的轴突靶向和杏仁核树突棘发生》的科研论文。

  昨晚,记者乘坐地铁1号线,发现车厢内约有两成乘客正在使用耳机听音乐,以年轻乘客为主,大部分乘客使用的是耳塞式耳机,还有少数乘客使用耳罩式耳机。“每天坐地铁,我都会用耳机听音乐,时长大约一两个小时。”一位乘客告诉记者。

  今年“爱耳日”前,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用智能手机及音响设备听音乐时,应把时间控制在“一天一小时”以下,以保护听力。该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全球约有11亿青少年正在受到个人视听设备和娱乐场所噪音超标的威胁。在12岁到35岁的人群中,将近百分之五十的人在使用个人视听设备时音量超标。

  噪音超60分贝不应用耳机

  记者在地铁中,使用不同的手机测噪音软件三次测量地铁车厢内噪音,结果显示:车厢内噪音分别达76分贝、85分贝和95分贝。此前,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的专家在地铁5号线车厢内测试的结果显示,行进中的地铁噪声已经超过80分贝。记者在车厢内戴上耳机听音乐,不得不调大音量,所用音量要比在办公室内提高两到三格。

  同仁医院耳科主任李永新表示,如果在超过80分贝的地铁戴耳机听随身听,为能听清声音,人们往往会调大音量。如果长期过量声音刺激,耳蜗的毛细胞会产生代谢紊乱,供血、供氧不足,致使末梢感受器受损,从而导致噪声性听力问题。

  不仅如此,耳机会将外耳道口紧紧塞住。高音量的音频声压会直接进入耳内从而造成听力损伤,造成不可恢复的听力损害。

  同仁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主任医师张华表示,现在年轻人在嘈杂环境里戴耳机现象严重,一般外部环境噪声超过60分贝,往往就要开大音量,当声音达到90分贝以上,并连续一个小时,就可能对听力造成永久性伤害。在噪声85至90分贝的环境下长期工作若干年,造成耳聋的几率达到26%。

  听力损伤一二十年后显现

  据张华介绍,近来,已有因外部噪声造成耳鸣、听力损伤前来同仁医院就诊的年轻患者,并不算多,这主要是因为听力损伤是渐进式的,后果会在一二十年后显现。比如没有听力损伤的人可能在六七十岁出现耳背、听力下降,而年轻时有听力损伤的人四五十岁就可能出现耳背。

  张华建议,使用耳机听音乐应遵循“三个60原则”:听音乐时音量不要超过最大音量的60%,连续听的时间不要超过60分钟,外界声音超过60分贝就不要再戴耳机听音乐。

  年轻人应避免长期持续的噪声刺激。如长时间持续接触过大的随身听音乐声、电脑主机轰鸣声、电话及手机铃声等,也会缓慢引起听力损害。有的人开始时只是表现为耳鸣或耳内堵塞感、耳内不适感,其实听力已经受损。

  如果发现噪声损害听力,应该尽快远离噪声。同时,要保证足够的休息和睡眠,以免听力进一步下降。如果工作离不开噪声环境,就须使用防护耳塞保护听力并定期检查听力。

  相关新闻

  不少听障儿童

  错失康复良机

  本报讯(记者 刘欢)昨天是全国“爱耳日”,在市残联的推动下,全市百余名家境贫困的听力残疾人免费获赠价值一百余万元的助听器。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仍有不少听障儿童因干预滞后而永久错失了回归有声世界的机会。

  昨天,在北京市启喑实验学校,6岁的聋儿高鑫泽第一次戴上了全数字助听器。意外的是,听到声音的他,脸上更多的是无助和不知所措。

  据介绍,生物的进化需要情感系统的良好发育来应对各种伤害性环境刺激,比如形成对恐惧的及时反应,就可以激发生物个体特定的防御行为产生,从而在其生存和繁衍中起到重要作用。可是,最早的本能恐惧情绪如何产生?大脑中是否存在保守的环路结构支持本能恐惧的产生?这些疑问在学术界一直存在争论。研究人员告诉记者,剖析控制情绪的关键核团中的环路连接的精确时间和机制,有助于理解神经元反应的可塑性以及情感行为的分子基础。

  校方告诉记者,徐楠杰课题组和孙苏亚团队将研究焦点集中在了一类参与神经元轴突和树突发育的重要双向信号分子家族:ephrin-B-EphB家族。以往研究已经证实,这个家族的蛋白成员的功能缺陷可以导致焦虑失常、孤独症以及精神发育迟滞等精神疾病。

  研究团队首先检测了由杏仁核介导的特异性本能防御反应的最早时间点,发现在大脑海马区神经细胞突触形成和功能调节分子ephrin-B3的及时表达对于这种初期的防御性大脑反应至关重要。该研究利用出生后不同时间的绿色荧光标记的转基因小鼠结合双光子显微成像技术,发现海马CA1区的ephrin-B3能够在发育关键期作为一个跨核团的配体分子,及时整合投射进入基底侧杏仁核区域的神经元轴突末梢和树突的连接,并与恐惧反应引起的神经元树突棘发生和功能相偶联,这揭示了早期本能恐惧行为产生过程中重要大脑核团之间的神经环路的连接和整合处理的分子机制。

  “他就像新生的小婴儿一样,并不知道声音和语言的意思。”该校康复部教师徐岩告诉记者,由于家境困难,小鑫泽在前两年才第一次戴上质量不怎么好的模拟助听器,后来连那个都坏了,就干脆没再戴了。“现在,就算有助听器和语言康复训练,小鑫泽康复到能进入普通小学的希望也很小了。”

  徐岩说,孩子6岁以前是学习语言的最佳时期。但是,有不少听障儿童的家长存在一定误区,他们不了解听力训练越早干预越有效,也因此令很多孩子错失了回归有声世界的关键时机。

  据悉,该项研究还明确了分子ephrin-B3如何作为引导性配体进入杏仁核内部,形成海马与杏仁核之间神经环路的机制,对本能恐惧的引发有了科学的认识。今后课题组将继续沿着这个方向,进一步了解该分子是如何影响神经元的功能和活性,也就是对恐惧的调控和运行进行更深入的探索,以便通过研究恐惧机制了解其对人类日常行为的影响,为精神行为的失调和病理异常找到科学的解释,并寻找可能的治疗策略。

  该项工作并得到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健康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庄寒异、沈阳药科大学杨静玉教授和美国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Mark Henkemeyer教授的大力协助。

友情链接

geili8.net 新密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