狒狒 北京将研究文创资金“以事定钱”

全讯网新2 编辑:http://www.geili8.net 时间:17/07/28阅读:

  新京报讯 (记者郭超)从2012年到2015年,市政府每年投入100亿元设立文创发展专项资金,但这笔大额专项资金在使用中存在“先要钱、再找事”的问题。

  昨日,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15次会议对市政府关于文创发展专项资金管理使用情况开展专题询问,9个部门的负责人到会接受询问。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随着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热映,孙悟空又回来了。

  小时候,每个暑假都在电视台轮番播放《西游记》的热闹中度过(说这话暴露了年龄),第一次看到《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时,感到深深的不适,与六小龄童的美猴王相比,也太原生态了吧。到了《西游降魔篇》,孙悟空的形象简直称得上惊悚,不怎么像猴,倒近似于猩猩了。这次的良心巨制《大圣归来》里的孙悟空,脸怎么那么长,完全是山魈(Xiāo)了。(不爱攀爬,树上睡觉,猴科。)

  看来,深入人心的孙悟空形象一直在被重新想象和塑造。只是没事儿喜欢瞎琢磨的武汉晚报记者忽然很想知道,孙悟空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猴子。

  吴承恩曾在“猴艺故里”当知县

  山魈、狒狒、金丝猴、类人猿、猩猩、灵明石猴、赤尻马猴、通臂猿猴、六耳猕猴(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是网友的全方位猜测,不过记者倾向于认为孙悟空是猕猴。

  这还得从吴承恩说起。

  据清康熙五十一年《新野县志》和乾隆十九年《新野县志》记载:吴承恩,贡士,安徽桐城人,嘉靖三十五年(公元1556年-1557年)任新野知县。(新野县是河南南阳市下辖县。)

  《新野县志》、《名宦卷》中称其“赋性明敏,清慎自持,革吏弊,禁游民,修理学校,表扬贞节,刑清政举,吏畏民怀……”

  吴承恩在任新野知县的两年中,不仅德绩兼优,对新野的民间艺术研究也颇深。

  据说,《西游记》第一回中刻画孙悟空的前身——仙石的形态,就是以新野现存的汉议事台为背景。仙石的通体三维尺寸与汉议事台的尺寸完全相同。

  不仅如此,《西游记》中大量地运用了新野的方言,如新野人称“饺子”为“扁食”,称动物“不安静”为“骨冗”等。此类方言在《西游记》中比比皆是。

  而新野还有一个称谓“猴艺故里”,新野猴戏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近年来在新野出土的大量汉画砖上,除了杂技、游戏之外,猴子、狗和人在一起狩猎、嬉戏的精彩画面屡见不鲜。到了明清时期,河南新野民间玩猴就已经较为流行。

  玩猴者多半将这营生作为养家糊口的生计而代代相传。玩猴艺人一副扁担两个箱,足迹遍及大江南北。每到一处,放下挑子,不用搭台,只需在一块空场上,拽住猴阵子,扬起手中的小扎鞭一吆喝,便开始演出了。小毛猴戴上假面具,穿上小戏服,模仿着人的举止行动,爬杆、担水、骑车、犁地、走钢丝……(看到此处想到了《西游记》里,孙悟空穿着长袍,站在桌上吃面条的有木有)

  吴承恩在任期间,处处留心,耳濡目染了新野县的民俗风情,尤其对新野猴戏很感兴趣,对活灵活现的猴子情态观察细致入微。这一经历深深影响了他对孙悟空形象的塑造。

  而记者了解到,新野猴戏所用的猴子为中华猕猴,二级野生保护动物,生理上与人类比较接近,具有极高的医学科研价值和表演艺术价值。

  胡适说这只猴子是进口的

  当然,对于这种说法,胡适一定严重不赞同。他曾说:“我总疑心这个神通广大的猴子不是国货,乃是一件从印度进口的……”(看来没事瞎琢磨的人不只记者一人。)胡适还在印度最古老的史诗《罗摩衍那》中找到一个神猴哈奴曼,认为这才是孙悟空最早的形象。

  史学大家陈寅恪由于对佛经极为熟悉,不仅验证了胡适的猜测,而且又以另一部《贤愚经》作为复证,他发现“大闹天宫”的故事,本来源自两个绝不相干的印度民间故事,传入中国后,佛经传播者在讲说时有意无意地合二为一了。

  上世纪初敦煌学的建立,为《西游记》人物故事的流变又增添了一些新的形象史料。主要是壁画,既有单人徒步,身背背架的图像,又有类似“猴行者”的胡人牵马随行的图像,可见人物故事在历代都有变化。

  近几年日本有些学者又提出孙悟空形象源于佛典的说法。他们在一些佛教典籍中找出有关猕猴、猿猴或猴属护法神将的记述,认为它们才是孙悟空的原型。这种猕猴说,倒暗合了记者的猜测。

  当然,瞎琢磨这么多,记者还是比较喜欢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猛眨眼睛的样子,黄渤版的实在太重口味。不过《七龙珠》似乎又太呆萌,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不明白,那个有着刺猬头的孩纸与孙悟空有啥关系。

  链接:孙悟空还可能是一个人

  《宋高僧传》卷第三写释悟空是京兆云阳人,原姓车,名奉朝,是后魏拓跋的远裔。他从小天资聪颖、孝顺父母,出家之前官拜左卫泾州四门别将。他奉命护送}宾国(汉西域国名,今克什米尔一带)使臣回国,在宾国都城突患疾病。他病中发愿,痊愈之后就出家为僧,号达摩驮都(法界的意思)。唐肃宗至德二年,悟空29岁,于迦湿弥罗国受具足戒,研究根本律仪,并在各地流浪,遍访名寺名塔。

  学成之后,悟空到骨咄国城的小海边,从南岸入城,突然地动山摇,暴雨如注,他逃到一棵大树底下躲雨,正巧许多商人也来躲雨,商人说这是因为有人带着佛陀舍利引起了龙神震怒,悟空向龙神祈宥,这才雨过天晴。他到龟兹之后,潜心翻译,将《梵本十地回向轮十力三经》翻译成中文。在西域逗留了近四十年后,贞元五年,他回到京师,进上佛牙舍利,敕封为空壮武将军试太常卿,入章敬寺修行。而此时,他已经60多岁了。

  市人大财经委主任委员王琪认为,由于顶层设计不够,文化创新发展专项资金的设立有单纯追求文化产业GDP的倾向,缺少围绕全国文化中心建设确定的具体目标和相应措施,造成实际上“先有钱、再找事”的现状。而且,有超过10个部门(单位)参与资金分配,导致多头管理;支持产业发展的手段和方式比较单一,2012-2013年度资金有18.3亿元沉淀闲置。

  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士祥回应称,自2012年至2015年,每年设立100亿文化创新发展专项资金。三年来,资金支撑了一批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扶持了一批历史文化保护项目。

  悟空和尚和玄奘法师在历史上一样都是取经人。而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去西天取经的人叫朱士行,为曹魏时代颍川地方人,这个朱姓可能是猪八戒的猪姓的一个源头。在最早的西游故事中,如《朴通事谚解》中出现过一个叫朱八戒的黑猪精,显然是猪八戒的前身。

  他表示,下一步,北京市将研究制定《深化首都文化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首都全国文化中心建设规划》和文化中心建设年度项目计划。明确专项资金的功能用途、支持范围、支持重点和优先次序,优化专项资金结果和使用方式。研究制定2015年之后“以事定钱”的专项资金支持方式,推动文化改革和发展领导小组由统筹管“钱”向统筹管“事”转变。

  市人大财经委建议,对2015年10月底仍未安排的资金,连同以前累计未能实施的资金一并收回。

本新闻版权归贵阳割包皮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geili8.net 新密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