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13岁离开故乡南京 太糟蹋文化

足球比分直播网 编辑:http://www.geili8.net 时间:17/09/11阅读:

  南京文坛似乎有一个有趣的现象,这就是出自南京的文学名著,有很多为南京的“外乡人”所写,仅以明、清两代为例,写《儒林外史》的吴敬梓是安徽全椒人,写《桃花扇》的孔尚任是山东曲阜人,写《随园诗话》的袁枚是浙江钱塘人,写《李笠翁十种曲》的李渔是浙江兰溪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于是有人说,或许南京人要写好南京,得首先离开南京。就像曹雪芹,他确是在离开了南京之后,用手中的笔为南京文人挣足了面子。

  曹雪芹出生于南京,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南京人,虽说他后来离开了南京去了北京,但是他家三代世袭江宁织造,康熙6次南巡,有5次都以曹府为行宫。为此,南京留下了一个“大行宫”的地名沿用至今。所以说南京是曹雪芹的故乡是一点也没有问题的。

  鸡年感怀之二

  “鸡年神曲”太糟蹋文化了

  今天的大行宫,位于南京最繁华的商业中心新街口东一里许,所指很大一片区域。今天的一般人可能已经很难想象,曹雪芹笔下的荣国府、大观园等真的就在这么一片繁华区域上吗?如果曹雪芹不从这里离去,他还能写出举世无双的文学巨著《红楼梦》吗……

  曹雪芹离开故乡时年仅13岁,离开的原因是他的父亲获罪落职,举家被遣“北返”。当曹家一家大小排着长长的队伍从仪凤门逶迤而出时,南京市民怀着复杂的心态纷纷沿街观望,不过观望的人们不会过多注意队伍中这位表情抑郁的少年。

  如果说曹雪芹当年离开故乡时没引起人们注意,其原因是他实在是太小了,那么他于乾隆二十四年(1759)重返故乡,于次年永别故乡,来去还是同样都没引起人们的关注,这对于南京人来说多少就有点儿不是了。因为此时的曹雪芹,虽然人过中年,穷困潦倒,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公子哥儿了,但他以南京为背景创作的那部《石头记》(《红楼梦》)已经“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基本写成了。

  曹雪芹此番来南京是来做两江总督尹继善的幕宾的。这两江总督府正位于当年曹家所在地,而这尹继善又正是当年曹家的旧交。仅凭这两点,我们不难想象,生性敏感的曹雪芹重返南京的这一年里,心灵深处一直在受着怎样的煎熬。那么曹雪芹为什么要来南京这块伤心之地自取其辱呢?

  有人说,曹雪芹此次回乡是寻觅“秦淮旧梦”,以便为《红楼梦》进一步补充些材料作最后的润色;还有人说,他此次回乡是为《红楼梦》的出版寻找经济上的赞助。

  而依我看,二者或许都是曹雪芹此次来宁的目的:《红楼梦》写的是南京的故事,要对它修改润色,不上南京寻找材料上哪儿找?至于要拉赞助,还有哪儿比南京更为合适呢?

  然而,故乡南京最终让曹雪芹失望了。他在南京没有拉到一分钱的赞助便离开了,并就此成为永诀。

  好在他此行总算寻得了一位“旧人”——当年曹府一个名叫芳卿的丫头。是她陪伴着曹雪芹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这便也算是故乡对这位文学巨匠最后的慰藉吧!

  不知何时开始,乐府民歌中的那首著名的《木兰辞》起句“唧唧复唧唧”,被人为篡改成“鸡鸡复鸡鸡”,好恶俗啊!令人在鸡年直起鸡皮疙瘩。原诗中的“唧唧复唧唧”跟当下流行的“鸡鸡复鸡鸡”,没“半毛钱”关系。而那首所谓的“鸡年神曲”《鸡鸡复鸡鸡》,简直不忍卒听,太糟蹋文化了。

  其实,人们那么喜欢“鸡鸡复鸡鸡”,却忽略了“唧唧复唧唧”的本质,因为不懂古典所以丧失精神。没有古典精神,便没有现代灵魂。我们活在当下,缺失了古典,这不很要命吗?

  “唧唧复唧唧”可不是“鸡鸡复鸡鸡”,只有没文化的人才这么说呢。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打小老师就给我们讲:“唧唧复唧唧”中的“唧唧”,是织布声,一声接一声,声声不绝耳。其实,错!

  “唧唧”不是织布声,是叹息声;“唧唧”不是木兰弄出的织布声,而是木兰发出的叹息声。白居易在《琵琶行》中写道: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唧唧正是叹息。木兰之所以叹息,不是因为儿女的心事,而是因为天子征兵,父亲在被征之列,父亲已年老,家中无长男,于是木兰决定——代父从军!

  曹雪芹去了,《红楼梦》留下了,但留下的只是一个80回的残本。为此我们或许会想,如果曹雪芹那一次来南京拉到了赞助,我们看到的《红楼梦》会是个什么样子呢?至少不会是个残本吧!然而历史是无法假设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红楼梦》既是南京的骄傲,也是南京的遗憾。

  而木兰决定“替父从军”之前,作为一个涉世不深的乡村女孩子,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于是一边织布一边磨唧。“唧唧”实际上就是“磨唧”,但花木兰毕竟是女中豪杰的坯子,“唧唧复唧唧”磨唧完了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走起!于是激扬出“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的巾帼英气。

  今人把“唧唧复唧唧”还没弄明白就切换成“鸡鸡复鸡鸡”,想在鸡年来临时好好欢乐一把,这概念偷换得很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文化一旦缺失,传统会有多糟糕,“唧唧”变成“鸡鸡”得有多么不妥。虽然是鸡年,但别跟我磨唧!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我读的书,肯定比你多。文/大仙

本文转载于太阳城申博,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友情链接

geili8.net 新密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